2018年6月25日 星期一
消息-打假资金募集
 你的位置:消息 >> 新闻内容
  ※新闻内容

来函选登(三)-我的捐款自白书

2006-11-27

   

                我的捐款自白书
                                 阿KEN
    自2004年加入国家公务员队伍以来,对于“捐款”一词已经颇为熟稔了。以今年为例,福建遭遇多次台风和强降雨袭击,5月中下旬“珍珠”来了,捐款;7月26日“格美”来了,捐款;8月10日超强台风“桑美”来了,还是捐款。本来嘛,遭遇灾害,发扬“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精神,帮助灾民度过难关,当然是好事。只不过做好事要量力而行,更要心甘情愿,捐款次数过于频繁了,对于收入有限、终身大事尚未解决、面对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只能仰天浩叹的普通公务员来说,未免有些力不从心。因此,每每看到支部委员杨姐手持登记本吆喝着“捐钱捐物”走过来时,虽然脸露笑容而中心如焚,就连说“我捐50元”、“我捐100元”时喉头肌肉都有些发硬。
    但是,今天我从招商银行出来,手握捐款200元给科技打假基金的客户回单时,心中却是坦荡无比!因为——
    我第一次感到,捐款原来不一定都是捐助弱者和扶助灾民,而是支持一种事业,呵护一份希望。方舟子不需要捐款,在接受《科技中国》采访时方舟子就说:“在国内的收入主要是稿费和版税,在国外还有一些零星的收入。虽然收入不算高,但也能满足我的生活需要了,因为我对物质生活的要求不高。”方舟子同时又需要捐款,因为这时方舟子已经不再是那个叫做“方是民”的个人,而是科技打假、科普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知识分子良心(不是“杨良心”的良心哦)的重要组成部分,促进中国科技事业健康发展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第一次感到,捐款还能证明我内心留存着书生意气,还有鄙视并抨击污脏、追求正义和希望的勇气。虽然我只是一介微渺的职员,声音刚刚出口就可能被狂风吹散;但是通过捐助科技打假资金,通过支持新语丝和方舟子,我感到了个人微薄力量的存在,感到了坚实的依附,这种依附的核心不是私利,而是对于科技造假者的痛恨和蔑视,是对于普及科学、开启民智、昌盛祖国科技事业的希望和追求。
    我第一次感到,捐款可以捐得如此明明白白、心甘情愿!我的力量是微薄的,我的用心是真诚的。借用鲁迅先生《<呐喊>自序》里的话,就是“有时候仍不免呐喊几声,聊以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使他不惮于前驱”!


 

 
Copyright (C)2016 科技打假资金及科技打假人身保护资金管理小组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邮编:
电话: 邮箱:
ICP备案号:京ICP备060403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