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5日 星期一
消息-打假资金募集
 你的位置:消息 >> 新闻内容
  ※新闻内容

转发:《肖传国学术不端行为的主要表现》

2006-12-28

 

本小组秘书转发《肖传国学术不端行为的主要表现》
(《肖传国学术不端行为的主要表现》作者许可任一网站全文刊发该文)

            肖传国学术不端行为的主要表现
    一.谎称国外任职
    肖传国从未担任纽约大学医学院副教授(associate professor)职务,但是,在其供职的武汉协和医院、在其任主编的(武汉)临床泌尿外科杂志、在其任董事的上海铭源控股有限公司等单位的网站对肖传国的简介中,均显示肖传国担任纽约大学医学院副教授职务。
    “何梁何利基金”、“全国高等学校精品课程建设工作”等任一个中国网站若提及肖传国在纽约大学医学院的任职,均称其是纽约大学医学院副教授。
   众多信息足以说明,肖传国刻意谎称其在纽约大学医学院的任职情况。

    二.虚报获奖信息
    肖传国是国家973计划人口与健康领域“神经损伤修复和功能重建的应用基础研究”项目的首席科学家。973计划项目申请书中须填写“推荐项目首席科学家研究工作简历、主要学术业绩”等信息;科技部规章规定“对在填写国家科技计划项目有关材料时弄虚作假的”,一经发现并核实后,将严肃处理。
    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网站肖传国简介中称肖传国获得“美国泌尿学会杰出成就奖(2000)”,而事实是其从未获得美国泌尿学会颁发的成就奖(AUA Certificate of Achievement),在美国泌尿学会网站公布的各奖项获奖名单中也没有肖传国的名字,且肖传国在有关案件的庭审中也自认没有获得“美国泌尿学会杰出成就奖”。
    鉴于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网站的所有者科技部基础研究司不可能为肖传国编造获奖信息,因此,足以断定肖传国在申报973计划项目时故意虚报获奖信息。

    三.谎报自己“理论”被国外权威教科书采纳
    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武汉协和医院等网站还显示:肖传国“人工建立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新概念被国外权威教科书——《CAMPBELL‘S UROLOGY》采纳;肖传国提交给法院的证据材料中将有关资料翻译为:“肖(1999)报告了一个巧妙的人工建立的‘皮肤-中枢-膀胱’反射弧。这个新的反射通道能在脊髓损伤后启动排尿而不伴有逼尿肌-尿道括约肌协同失调……”。
    而事实是:
    1.《CAMPBELL‘S UROLOGY》是综述著作而不是“国外权威教科书”;
    2.《CAMPBELL‘S UROLOGY》是一部长达4000页的综述著作,提及了有关泌尿学的各项研究进展,在该书第26章有一小段引用了肖传国在1999年与德格罗特合作发表的一篇用猫做实验的论文,但这只是该章节引用的600多篇文献中的一篇,并不突出。
    3.肖传国提交的中文翻译与原文严重不符。经核对原文,文中指出实验是肖和德格罗特做的,并非肖一人所为,肖传国在翻译中删去合作者的名字,夸大了自己的贡献;原文介绍的是一个猫的实验,而不是临床试验;原文并无“巧妙的”这种用语,肖传国通过添加这一“巧妙的”评价,拔高了原文的评价。总之,这是一个伪证。
    可见,肖传国谎报评价的行为已构成提供虚假信息的科研不端行为。

    四.隐瞒前人研究,自创“新概念”。
    肖传国宣传其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新概念。而实际上,这一原理早在1907年就由澳大利亚医生Basil Kilvington 提出并在狗身上进行了实验。在此后的近百年中有不同的学者前赴后继运用Kilvington提出的通过神经搭桥来取得膀胱神经再生的原理、试图治疗由截瘫和脊髓脊膜膨出引起的膀胱功能障碍,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1907年之后的相关实验为:
    动物实验:
    1935年 Trumble将狗的腹壁下神经的近端与盆神经(支配膀胱)的远端吻合。
    1939年 Ottaviani和Binotto将狗的闭孔神经与膀胱逼尿肌神经吻合。
    1968年-1972年 Carlsson 和Sundin将猫的腹侧及背侧腰神经根与骶神经根吻合,取得了猫的排尿反射。
    1985-1986年 Vorstman等将猫的腰神经根与不同的骶神经根吻合。
    人体实验:
    1907年 Kilvington将一截瘫病人的胸神经与骶神经吻合。
    1912年 Frazier和Mills在JAMA上载文报道将一截瘫病人腰神经根与骶神经根吻合。
    而肖传国的“发明”为:1994年在《Paraplegia》发表文章,报告他的“伟大”发现:用24只老鼠进行了实验,将它们的腰神经腹侧根与腰神经做了吻合,并称建立了一个皮肤-中枢神经-膀胱反射弧。
    对照历史文献就不难发现其所谓的“反射弧”就是外国学者已经做了近一个世纪的神经搭桥术。

    五.将尚需加强基础研究的理论应用于临床,涉嫌违反知情同意原则开展手术。
    对肖传国的成果及理论,有关的科学技术成果鉴定意见写的是:
    (1)1999年3月17日鉴定意见:进一步总结经验,提高疗效,推广应用,加强基础研究。
    (2)2004年8月28日鉴定意见:建议尽快推广应用,并进一步加强基础研究。
    2003年立项、至今仍未完成项目研究的肖传国主持的“神经损伤修复和功能重建的应用基础研究”项目的预期目标之一是:“深入阐明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的机制,为解决脊髓损伤和其他脊髓病变所致大小便功能障碍提供完善治疗技术和理论基础”。
    由此可见,肖传国的成果 “缺乏必要的基础研究”,且在2004年时未得到“推广应用”。
    但是,2006年4月刊发的《肖氏反射弧:开辟世界神经泌尿学新领域》一文宣传:“在这一理论指导下,肖传国在国内外多家医院运用‘人工反射弧’手术,治疗患者共达218例,有效率高达80%”。
    而媒体正面报道之外的事实是:
    (1)武汉钢铁公司翁秋明等人致信中国科学院领导,反映:“本人系高位截瘫患者,于2001年4月在黎园医院接受协和医院教授肖传国的神经修复手术,以解决大小便问题,至现在已4年多,没有任何效果,并且同时做手术的病友,和我联系的没有一个成功”。
    (2)患儿家长来信反映:“我们同一个月(2003年11月)做肖氏手术的孩子一共有6个,其中最大的20岁,最小的3岁(我的女儿)”,均失败。
    ……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患者并不知道施加自己身上的手术所依据的理论还需要加强基础研究;许多患者并不知道自己要成为国家科研项目中的人体实验品!
    可见,有关方面对“肖氏反射弧”的报道不仅涉嫌虚假宣传,而且侵犯患者的知情权。肖传国对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六.自吹获得“国际神经泌尿学领域最高奖”
    肖传国说“Jack Japides奖根本不是什么很容易获得的美国泌尿学会会议摘要竞赛奖,而是独立基金会颁发的国际神经泌尿学领域最高奖,该奖的获得者均系国际知名的学者,而且原告是二十年来唯一获得两次特等奖者”。
    而事实是:
    (1)肖传国持有的相关奖英文原文为:
'Jack Lapides Essay Contest     Established in 1984
Urodynamic and Neurourology Research   Grand Prize Winner',
    中文翻译为: 'Jack Lapides短文竞赛   始于1984年
泌尿动力学与神经泌尿学研究    特等奖'
    (2)肖传国在国内对该奖的介绍中,从来不提及奖项中的“Essay”(短文)。
    (3)颁发“国际神经泌尿学领域最高奖”——Jack Japides奖的“独立基金会”不仅没有自己的网站,而且美国泌尿学会也没有对该奖项或基金会给于介绍。
    (4)除了颁发Jack Japides奖的人和获奖人肖传国,没有人声称Jack Japides  Essay竞赛特等奖是“国际神经泌尿学领域最高奖”。
    如上事实,足见肖传国的吹嘘行径。

    七.违背常识惯例荒谬定义“国际期刊”
    在学术界,许多场合,“国际期刊”指“国外学术期刊”。
    (1)中国科学院管理、决策与信息系统重点实验室网页“近期发表的部分国际期刊论文”题目下均是国外学术期刊论文。
    (2)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复杂系统与智能科学重点实验室网页“国际期刊论文”题目下均是国外学术期刊论文。
    (3)中国科学院过程研究所多相反应重点实验室网页“2004年国际期刊发表文章一览表”下均是国外学术期刊论文。
    ……
    许多学者在写作时将“国内期刊”和“国际期刊”视为对应词组。
    在肖传国之前,从来没有中国科技工作者公开宣称“国际期刊包括中国在国际上公开发行的期刊”。
    而肖传国在有关案件庭审中对“国际期刊”提出“国际期刊应当是在国际上公开发行的期刊,包括中国在国际上公开发行的期刊,而不是国外期刊”的崭新定义,令舆论一片哗然,贻笑大方,严重败坏了中国科技工作者的声誉。
                    2006年12月14日


 

 
Copyright (C)2016 科技打假资金及科技打假人身保护资金管理小组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邮编:
电话: 邮箱:
ICP备案号:京ICP备060403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