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5日 星期一
消息-打假资金募集
 你的位置:消息 >> 新闻内容
  ※新闻内容

何祚庥:为什么说中医的核心理论——阴阳五行的理论是伪科学?

2007-3-7

为什么说中医的核心理论——阴阳五行的理论是伪科学?

何祚庥

  2006年10月30日,我在接受《环球人物》采访时说,“中医的核心理论——
阴阳五行理论是伪科学”。2006年11月2日,在《北京晨报》上刊登了陈余先生
一篇短文说,“科学素养有亏,院士失之武断”!其实,如果陈余先生能够理解
并掌握了我们在上文有关科学精神的阐述的话;这一“素养有亏,失之武断”的
帽子,只能还敬给陈余先生!

  一个最基本的理由是:这一“阴阳五行理论”完全不具备如玻普所述的科学
理论必须具备的, “可证伪性”。如果略微了解一下中国思想文化史,这一
“阴阳五行理论”不仅应用到中医,应用到气功,还广泛应用到看相算命,修陵
墓,看风水,甚而还用来解释天道循环,王朝兴衰。这完全是集封建迷信之大成
的“玄学”。中医中药里的某些有效治疗措施,其实是和这一玄学完全无关。问
题是当代的中医大夫及其研究者,往往没有能力用现代科学方法去推进中医、中
药的进展,而是滥用这种“阴阳五行理论”来解释处于“经验”阶段的传统医术
中的“得失成败”,但又声称这已是当代最科学的理论。一些人把《黄帝内经》
奉为不可超越的圣经,张仲景奉为不能责疑的医圣,——既然这些人在那里竭力
向社会公众推销他们的错误的理念,一再将已证明是错误的理念,吹嘘、吹捧为
真科学,误导社会公众,妨碍科学发展,造成不良影响的话,而我们也就只好说
它们是伪科学。

  现在许多报纸杂志上刊登了不少为中医“理论”辩护的理由。其实,这些
“理由”只不过从另一个侧面表明了中医理论的不科学。

  理由之一,中医的思维模式是:“‘整体论’,西医是‘还原论’。这‘两
个相互取长补短,可以更全面’”。(见2006年10月26日《人民日报》)其实,
西医虽然是用了许多“分析”式思维模式,但从来也没有放弃“综合”式的思维
模式,现在在西方流行的诊断方法之一,是从头到脚就各种指标用现代化仪器测
试一遍,也就是分析和综合相结合。中医诊断的方法是“望、闻、问、切”,是
“辨证施治”,自称是“整体论”,有人更美化为“复杂系统论”,其实是不作
具体分析的“笼统论”!

  理由之二,“西医治的是病,中医治的是人”。(见2006年12月2日《北京
晨报》)这真是荒谬的方法论!医疗不以治“病”为目的,却以治“人”为目的!
人生了“病”,才去找大夫,不生病,要找大夫治“人”?其实,这一理论正好
反映出中医大夫没有能力对“病”做出科学的诊断,只好笼统地说治“人”!

  理由之三,“实践是判断真理的唯一标准”。“中医在中国已经有几千年的
成功实践,如果能取消,还要等到现在吗?”(2006年10月26日《人民日报》)
这是哲学概念上的错误。其错误在于“把中国已经有几千年的……经验”歪曲为
“……成功实践”。在中医活动中也有某种得失成败,但这种经验性的得失成败
的认识在水平上和实践阶段的认识,还相差有长长的一段距离!实践是检验客观
真理的唯一标准,经验却有待于“去精取精,去伪存真”。其实,中医的“成功”
经验也不算太成功。末代皇帝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说,在道光皇帝时代,皇
室里“未成年的死亡率是……百分之四十五”,“清末是百分之三十四,民国时
代是百分之十,解放后十年是零。”你看,在中国拥有最为优越的中医医疗条件
的皇室,其未成年人的死亡率竟高达百分之四十五,只是由于出现了近代医学,
这一死亡率就下降为零!

  理由之四,“中医具有几千年成功的经验做佐证”。“中医与现代医学完全
是两种不同的理论,‘阴阳五行’等是中医理论表述方式”。(2006年10月26日
《人民日报》)我们已经说过,经验不等于实践,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而经验却没有“佐证”的资格!“阴阳五行”确是中医理论的表述方法,但问题
是:客观真理只有一个。现代医学理论是在解剖学,生理学……等等生命科学理
论基础上发展起来,而“阴阳五行”论却是玄而又玄的“玄学”。那么,哪一种
理论是科学,或是伪科学?

  理由之五,“中医是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它的价值有待发现。身为中国人
应当发扬它,而不是诋毁。否则,它将像我国古代四大发明一样,我们的知识产
权,最后被外国人学习并发扬了”。其实,这一“理由”明显存在逻辑矛盾。一
方面说中医文化的“价值有待发现”,但既然是“价值有待发现”,你又怎能判
定中医理论是“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历史上的中国的不甚优秀的传统文化多
得很,中国有垂辫文化,小脚文化,也有“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的文化。对于
这种落后的传统文化却完全没有妄加吹捧的必要!武断地断定“阴阳五行”说,
是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那么,请拿出证据来!

  但是,中医阴阳五行理论存在的问题,还不仅在于它们的不科学,还在于它
好夸大其词地吹嘘它为科学。典型的例证之一,是中医喜欢侈谈“辩”证施治。
请注意,这一“辩”证之“辩”,是“辩论”之“辩”。而在中医的古文献中,
从来用的是“辨证施治”,亦即“辨别”之“辨”。只是到了解放以后,由于共
产党讲究辩证的思维模式,于是在解放后的讲中医的书籍中,就大量地改换成
“辩证施治”!难道中医的诊断是在“辩论”中,而不是在“辨别”中“施治”
吗?老实说,这一偷偷篡改的确吓唬了不少人(包括何祚庥)。我就一度以为中
医的思维模式是讲究辩证思维的!只是在我略为接触了少量的中医的书籍以后,
才发现这是一种不光彩的篡改!喜欢夸大某一学问的成就,拔高它的思维模式,
——请恕我不客气地说,——这是典型的伪科学!

  在中医的核心理论,阴阳五行学说是否科学的问题上,还有来自“科学文化
人”,或“反科学主义”人士的声音。

  在2006年第2期的《科学对社会的影响》里刊登的刘兵先生的“几个有关中
医问题的非系统性思考”的文章中说,“如果我们把科学的概念做些拓宽,把那
些人类对于自然(当然包括人本身)的系统认识都包括在广义的科学概念范畴之
中时,那么,中医(以及许许多多其他非西医的非主流医学,如蒙医、藏医、印
度医学……等)当然也可以算是‘科学’。”其理由是,“针对……这个客体本
身的认识,……而言,不同的科学理论都可以是‘客观’的,但由于它们针对的
是对不同侧面的认识,除了少量的重合之外,绝大部分彼此间又是彼此独立和不
同的,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多元的科学和科学认识的图景。”于是,“将西方主流
科学、属于文化传统中的非主流科学、西医、中医、以及其他各种不同于西医的
各种医学,加在一起,就构成了一种多元的‘科学’的整体图景。这种多元的
‘科学’图景,实际上是给人们对于何为科学真理、科学真理的唯一性、科学客
观性的含义等等问题,带来了新的看法。”

  刘兵先生似乎也企图从“科学反映论”的角度来讨论有关中医的理论问题。
但问题是:医学研究的对象是人的“疾病”,或者说,其对象是单一的。如果承
认人的思维是客体的真实的反映,那么这一“真实的反映”就只有一个,或者说,
“客观真理只有一个”。其实,世界各国都有它们的传统医学,也各自有它们的
地方的特点。只是由于科学实践不断地清除或淘汰了那些错误的认识,所以,世
界各国的带有“地方性”的传统医学,就都走向现代医学。至于中医,只不过由
于“种种”历史原因,中医尚未走完这一必定出现的历程。但是,科学的医学只
有一个,只有正确和错误之分,不会有中国和西方这种地域之分。历史必然做出
确定的选择。

  刘兵先生批评“我们”这些人“都不过是采取了一种以西方主流科学为蓝本
的科学主义的立场”,并说,“迫切需要改变的,实际上首先是一个立场的问
题”。但问题是,人们对“科学主义”的批评,是说“科学主义不恰当地将科学
精神、科学思想、科学方法,移用于社会、历史、人文科学”;却从未有人认为
科学精神……不能应用到生命科学,生物技术;而刘兵先生却首先将对“科学主
义”的批评扩大到医学的领域!那么,刘兵先生是在那里反“科学主义”,还是
以实际“行动”实行“反科学”主义?

  当然,在刘兵先生所批评的所谓“科学主义”的阵营中,确也有个别“改变
立场”的人士,这就是刘华杰先生。这位先生最近在“民主与科学”的杂志上表
示悔过,“过去我的一些做法欠妥,应当道歉”。(注:刘华杰曾协助何祚庥编
辑“伪科学曝光”,但由于他本人的坚持,因而未在此书署名。)前一时期,刘
华杰更出版了一本《中国类科学》的书籍,其实是主张用“类科学”一词来取代
“伪科学”一词!和刘兵先生一样,“改变立场”后的刘华杰先生在一次网上的
辩论中,也说,“阴阳五行理论”是科学。但是,刘华杰先生、刘兵先生的这些
高深的“理论”,的确有助于实现中医的科学化或现代化?还是为中医,包括其
中的中医工作者,指出了一条通向坟墓的道路?

  所以,不仅伪科学是科学的敌人,反科学也是科学的敌人,准确地讲,反科
学是伪科学的帮凶。


 

 
Copyright (C)2016 科技打假资金及科技打假人身保护资金管理小组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邮编:
电话: 邮箱:
ICP备案号:京ICP备06040342号